晨翔旗舰店:乘客讲被巨石晨翔中后逃生晨翔有人大喊妈妈还在车里

时间:2017-8-16 23:22:54来源:星港学校
  当时没什么想法,就想救儿子。

  (三)

  后来听救援的人说,这个孩子,送到医院也不行了。

  有一位男士,带妈妈一起旅游,把妈妈安置好之后,马上来救我们车里的人,我本来想记住他的联系方式,一切太慌乱了,最后只知道,他说自己当过兵。

  一个插曲是,那天早上我一出门就摔跤,膝盖和手肘都破了,当时就有点不想出门去玩,但是看到我儿子很失望的表情,想了想,答应过孩子的,还是得去。

  “谁都会这么做。”疲惫不堪的小刘语气里带着遗憾,她的小腿受了轻伤,陪着4名受伤的游客等待回家,死亡的游客让她心里难过。

  我出生在农村,旅游一直是一件离我很远的事情,小时候家里没条件,嫁人不久就生了小孩,现在小孩长大了,一个读初中,一个读高中,老公在外面打工,我独自开一家蛋糕店。

  砸窗

  (一)

  很多游客一起,组成了救援队,自发救人。我们一堆人,只有几个人的手机有信号,我知道家里人肯定看到新闻知道九寨沟地震了,借了手机给他们打电话报平安,没说被石头砸中,只说“我和孩子都很好”。

  她发现母亲的腿被大巴车铁管压着,无法动弹,只能将母亲从破洞口往车里推,失败。

  谁能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

  在距离九寨沟震中不远的九道拐附近,这辆灰色的大巴车被直径2米的落石砸中。它原本是从九寨沟县开往若尔盖县的。

  (二)

  变形的车体记录着8日晚上的一场逃亡。

  遭遇灭顶之灾,这辆大巴车上,很多乘客命运突变:有人永远失去了母亲,有人失去了双腿,有人暗下决心,再也不去有山的地方旅游······

  晚上6点钟左右,我们到达九寨沟县城。路上堵车,我特地计算了,40公里的路我们走了快3个小时。

  去年生意好,一天最多可以卖五六百块钱,今年生意很差,一天最多的只能收到三四百块钱。

  十几分钟的时间,能出来的人差不多都出来了。他们说车里面卡了人。

  现在,我们要回家了,好想家。

  她先后委托两批救援者前往大巴车位置。第一批义务救助者经过漫长时间寻找后,没有任何收获,“他们说没找到人,但我没办法接受这个答案。”

  他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又一声巨响伴着车体的摇晃击中了一车人的神经。

  赵丽胳膊和腿上的淤青仍未散去,对8月8日夜里的那场地震,她眼里转着泪摆手说“不想回忆”。她只想赶紧回南充,她不停地盯着手机,刷来刷去。

  “我不后悔这次出来玩,后悔什么,你也不知道今天能发生什么,明天能发生什么,活着不就是这样”,就像车里一位四川妇女讲述的那样,生活朴素,生者坚韧。

  这是一个让人特别舒服的阿姨。

  8月10日,九寨县城的游客几乎疏散完毕,李猛和赵丽夫妇早早收拾好四件行李,坐在县人民医院的门口。夫妻俩,一个右手腕绑着绷带,一个左手绑着绷带,木木地等着接他们回南充老家的车。

  我没再见到过那位父亲。

  一个朋友脚杆子断了,还有一个朋友腰砸坏了,当时被压着的4个人里面,有两个是我的朋友。

  车被砸后,没来得及反应,不知道谁喊了一声,“砸玻璃”,我就想找锤子,找不到,我朋友捡了一个东西,把玻璃砸碎了。

  无法接受现实的林娇再次向陆续赶来的专业救援人士寻求帮忙。

  我心里清楚得很,易玉兰阿姨可能“不行”了。

  看着儿子下车后,她转头寻找母亲,座位上只剩下夹着破碎铁皮的巨石边缘,母亲不见踪影。

  我们那辆车很好,有三个小孩,一个7岁,一个8岁,一个9岁,打打闹闹的,特开心。

  集合头天晚上,我收拾好了行李,两个包,一个包装衣服,一个包随身背着,女儿嘱咐我,要出去玩,就玩得开心一点。

  一句安慰的话我都不知道怎么说,就只能重复说,不怕,不怕。

川R65101大巴车被石头砸中。图片来自网络川R65101大巴车被石头砸中。图片来自网络

  我们都坐得很近,晚上清点人数,没看见她,后来发现她腿断了,失血过多,死了。

  她招呼靠窗的游客赶快拿消防锤,砸窗户。黑暗里,车里全是“铛铛”的砸窗声。

  李猛坐在第三排,探着头看着前方道路。突然一个急刹车,他眼睁睁看着一块大石头从天而降,砸在了前面的一辆轿车上,“‘轰’地一声,跟打雷一样。”

  林娇努力将脚从石块中抽出,朝儿子大喊,“赶紧跟着其他叔叔阿姨下车。”

澳门

  从出事地走到安全地带不过30晨翔旗舰店0多米,李猛觉得路特别长,妻子哭着挽住他的胳膊。

  救母

  从窗户跳出去的李猛接到了妻子后才发现,大巴车两边全是山上落下的碎石,有的轮胎都被埋住了。砸中车体的巨石有2米多高,“体积有一辆小车大。”

  挣脱了碎石的埋压后,林娇下车沿着车身走到母亲所处位置。巨石将车体砸凹,母亲的座位跟着陷了下去,“整个人头朝下,不断呻吟。”

  她女儿进去救她,大声叫“妈妈”,她给我说,易玉兰阿姨右腿血肉模糊,但还有意识。

  张海英丨平生第一次旅游,我不后悔来到这

  有一个大姐(易玉兰),坐在我们前排,很有素质,说话什么的都彬彬有礼,一路上我们都在拍风景,没怎么说话,但我能感觉出来她人很好,我东西掉了,她还帮我捡。

  之后,我们总是9个人一起行动,6个大人,3个小孩,五家人,都来自四川南充。

  小刘招呼着游客们往外走,印象中,其他团的导游也过来接应他们,大伙一行人相互搀扶着往安全的地方走,人们涌在一起,等待救援。

  车开在路上好好的,地震了,旁边山上的大石头砸在车中间的位置,我们就坐在附近。

  “轰”地一声,我们前面的车被石头砸了,我第一反应就是地震,一把把儿子抓过来,最多两三秒,一块石头掉下来就砸在我附近,一回头,坐在我后面的阿姨人不见了,另一个阿姨悬在空中,大喊,“谁拉拉我”。我赶紧叫我儿子抱头弓起身子,想拉那个阿姨,拉不动。

  小石头穿过巨石,从车身砸出的烂洞中落进车里内,飞溅的碎石砸在林娇腿上,甚至将她的脚背都压住了,“无法动弹。”

  何芬和儿子。她说,“在这场地震中,我是一位合格的母亲。”

  人的一生就是生死有命,小时候我在外婆家,从悬崖边滚下去,也没什么事,我就觉得,有些事情谁都说不准。

  8月10日,她花尽心思把母亲带回了老家。在南充殡仪馆处理母亲的后事时,林娇说她再也不会去九寨沟了,那是她的一场噩梦,也是母亲的劫难。

  那时候,我能做的只有帮忙带着她的儿子,等她回来。

  地震前五分钟左右,大巴车关灯了,大家都有点累,开始休息。

  我看到,前面的小车被压扁了,一位父亲抱着只有十一个月的孩子,浑身是血,哭喊着,“我老婆不行了,能不能救救我孩子。”

  为了让两个年轻人坐在一起,和别人换了座位,换位置之后,本来她坐外侧,邻座的阿姨说自己要吐痰,不想坐里面,一脸不高兴,易玉兰阿姨打圆场,笑嘻嘻地说,没关系,我坐里面就好了。

  林娇有点心寒,母亲遇难后,她想让老人落叶归根。而旅行社不建议把遗体运回去,事后再没有任何人与她联系。

  很开心,6号报完名那天,我激动得都有点睡不着。行程我记得很清楚,8号出发,11号回家,一共花298块钱,可以看到草原。

  从前,我基本每年都去玩,爱爬山,觉得山很美。以后,我可能不会选择有山的地方玩了。今天坐车回家,一路都是山,我头好痛,心里好害怕。

  其中一个孩子,是易玉兰阿姨的外孙。两个孩子一上车就玩在了一起。我们都笑,这么有缘,那这一路上大家互相照顾,挺好。

  我叫张海英,四川南充人,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出门旅游,和朋友一起,一共七个人。

  消防官兵来了,易玉兰阿姨走了。

  回家

  撤离

  最后,她几乎是被大家强行拉走的,她边走边喊:“我都没有去陪她(妈妈)。”

  开店挺辛苦,每天四五点钟起床,把头天晚上醒好的面拿出来,一整个店,就我一个员工,我烤面包、卖面包,忙活到半夜十二点左右才睡觉。

  “川R65101”右侧车身紧靠着大山,左侧的5扇车窗,仅有一扇保存完整。

  最后,她几乎是被大家强行拉走的,她边走边喊:“我都没有去陪她(妈妈)。”

  后门已经打不开了,司机一脚踹开前门,“有的乘客从窗户上跳下去了,有的从前门开始往出走,逃出去的人帮着拖拽没出去的同伴。”

  林娇和儿子坐在第5排左边,她的母亲易玉兰坐在右边靠窗户的位置上。儿子兴奋地描述着一路上看到的景色,57岁的易玉兰不时扭过头来,看着外孙的手舞足蹈。

  还是要想办法赚钱,我都想好了,明年我去南充做月嫂。

  坐在我后面那个被砸中的阿姨,叫做易玉兰。

  —讲述—

  车子开来开去,先送伤员,晚上三点多,我们也被接往县城。

  一会儿山上开始落石,所有人都要撤到相对安全的地方,她一直哭,“我妈妈还在车里,还有意识。”

  一车人都慌了,站起来不知晨翔旗舰店所措。最前面的导游小刘朝他们喊,“砸窗户!”

  到了县城,给我老公打电话,他背出来我的车牌号,说我坐的那辆车上了新闻,全家人都被我吓坏了,我没忍住当场哭了,告诉他,坐在我后面的阿姨死了。

  凌晨3点,第二批专业救援人士带回了她最不想听到的答复,“人不行了,去确认身份吧。”

游客赵丽坐在九寨县人民医院门口等待回家的车。新京报记者刘珍妮 摄游客赵丽坐在九寨县人民医院门口等待回家的车。新京报记者刘珍妮 摄

  在经历生死的那十几分钟,爱与善良这对永恒的命题并未被改变:母亲第一反应是救儿子;一位“当过兵”的男士安置好母亲后,马上冲过来解救乘客。

  凑在人群里的林娇放不下母亲,但她没法靠一个人的力量救人。好在,救援者来了。

  每次想给自己花钱买衣服、出来玩,都会想,还有两个小孩读书,还有婆婆,和自己娘家的父母要养,懒得再想花钱的事了。

  小刘当了10来年导游,2008年汶川地震时,她也赶上了一回。经验告诉她,这是地震导致的滑坡。

  落石

 

  她哭着想把脚拔出来,努力了10多分钟。车上,一个年轻男孩正在帮助另一位同样被卡住脚的中年女性脱身。

  她一直在求人,陆陆续续有人上去,没有工具,救不出来。

  最终在几位男性乘客帮助下,母亲被推上了大巴。

  下车的小刘第一个反应是清点人数,47个人里,有人胳膊腿被砸伤了,有人头上流血。只有一名乘客没出来。她报了警。

  我不后悔这次出来玩,后悔什么呢?你也不知道今天能发生什么,明天能发生什么,谁都不知道,活着不就是这样。  

  这样的场面,只有亲身经历才知道。

  很想休息休息,喘口气,刚好朋友一直叫我来旅游,就一起来了。

  中间裹着毛毯穿紫色旅游鞋的女士是何芬。

  现在,我坐在病房里,没有太大问题。旁边病床的小妹腰不能动,有人在给她做心理疏导,她是吉林的一位老师,她的女儿十三岁,她需要做一个有风险的手术,她现在哭了。

  本来想让儿子先下去,一看太高了,第一反应就是跳下去,大不了就是腿摔断,要赶紧出去接住儿子。

  (文中李猛、赵丽、林娇均为化名)

  林娇看不清母亲的伤势,余震又不断出现,周围的乘客在司机的带领下开始撤离。无奈之下,她只好记住大巴车所在位置,跟着人群向聚集地靠拢。

  何芬丨那个去世的阿姨就坐在我后面

  出发那天南充下大雨,我们的行程有点耽误了,大巴车边往九寨沟开边接人,一对广安的夫妻迟到了快一个小时,就又耽误了。

  8月8号早上6点,我们这个团开始集合。

  天黑透了,路上堵车,大巴车走走停停,沿着山路大概行进了快3个小时,差不多9点时,大巴车驶入九寨沟神仙池路口附近,马上就到九道拐了。

  8月8日晚,李猛和赵丽夫妇、林娇和儿子、母亲易玉兰三口人,和另外40多名游客一起,搭乘着旅行团的川R65101大巴车,从九寨沟县赶往诺尔盖县城的酒店。

 

  一句安慰的话我都不知道怎么说,就只能重复说,不怕,不怕。

  让他庆幸的是,导游小刘大喊“砸窗”的果决救了他们的性命。

  47名来自南充的游客在这辆车上经历了九寨沟的这场7级地震。一块巨石砸中大巴后门,车上绝大部分游客在惊恐中砸碎了车窗,靠着彼此拖拽、扶持逃离险境。至少5名乘客受伤。57岁的易玉兰没能逃过这场劫难。

 被山石砸中“川R65101”。新京报记者刘珍妮 摄 被山石砸中“川R65101”。新京报记者刘珍妮 摄

  李猛回头看时,离他不远的右后方大概是后门口的位置,坐在附近座位上的一位阿姨不见了,巨石就砸在那个位置。

  一会儿山落石,所有人都要撤到相对安全的地方,她一直哭,“我妈妈还在车里,还有意识。”

晨翔翔晨翔翔晨翔


文章地址:http://www.findhotmarkets.com/swh20170811dhotmyixipt0982915.html

星港学校

地址:苏州工业园区飘逸路9号|联系电话:+86 0512 67607288
版权所有:永嘉县第三职业学校 Copyright 2010-2016 www.findhotmarket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