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泽八方数码专营店】 77岁惠泽八方数码士退休后坚守换药室20年 曾获南丁格尔泽八

时间:2017-11-23 0:33:13来源:星港学校
  同样占据李琦退休后大块时间的,还有对换药手法的探索。

  今年是李琦在上海市第二人民医院换药室工作的第42年。

  77岁的李琦弓着背,头发花白,看到相熟的病人来了,眼睛会笑得弯弯的,皱纹堆在眼角。因为长期捏着镊子,她的拇指关节已经变形,但这丝毫不影响她工作,镊子在她的指尖飞舞着,恰如42年前。

  传 道

  慢性伤口大多面目狰狞,久不愈合的创面上交杂着新生的肉芽、坏死的组织、坏血以及分泌物,有些还散发着异味。李琦对这些已经习以为常,42年里,她坐在这个位置上,为数以万计的病人换药,练就了一双火眼:在狰狞的伤口中,她总能清晰准确地判断肉芽组织的好坏、正常与否。

网上

  在她旁边,一位爷叔点头称是,他也曾为了自己的慢性伤口咨询了多家医院,最后,在其他医生的推荐下,找到了这里。

  年过古稀以后,李琦的工作重心,开始逐步从科研创新转为传道、授业、解惑。

  “每天一笔专家费,病人们怎么受得了?”李琦说,这个习惯是她从年轻时就有的,那时候她用业余时间为病人义诊,也从未收取过一分钱服务费。

  “我希望她们能都学会。”李琦说,“她们都来自一线临床,和病人打交道的时间最多,她们学会了,病人就不用从别的区折腾到这里了。”李琦觉得,她的工作经历,好像是一个漫长而复杂的梦,她始终为了圆梦而努力。

  为了这个梦想,她年轻时利用下班时间,为病人上门义务换药,二十几年上门一万多次,多次被评为劳模。退休以后,她又著书带教,只盼将她会的都传授给学生。

  “我的工作经历就是一个漫长而复杂的梦,人生就要圆梦。”医用口罩的阻隔让李琦的声音变得有些闷。在三十几岁的年轻人已经自称“油腻”的今天,头发花白的李琦谈起自己的“仁爱之梦”时,眼睛里依然闪着光。

  创 新

  数十年来,这样的感慨从未断绝。

  在李琦看来,退休使得她有了更多属于自己的时间,为“伤口这个领域做一点贡献”。

  她至今讲不好普通话,她说自己的上海话中还带着乡音;她甚至不懂得怎么用手机……

  因为长期捏着镊子,她的拇指关节已经变形,但这并丝毫影响她工作,镊子、引流条、棉签和纱布在她的指尖灵活地飞舞着,恰如42年前。

  他们的花样年华

  她一生专注于为病人解除苦痛,守护着自己的初心,无暇旁顾。

  她让人联想起了87岁的袁隆平和他的“禾下乘凉梦”。退休对于他们而言,只是一个时间节点,可以退休,但对梦想的追求却不会止步。这,就是他们的花样年华。

惠泽八方数码专营店

  自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从事门诊换药工作,李琦经历了早期换药技术有限,许多慢性伤口只能靠手术或截肢的时代。工作期间,她靠长期在换药领域的思考和探索,自创了利用中药油膏为伤口保湿,使深层伤口愈合的方法。

  “我们这里的换药手法,和外面不太一样。”赵志芳是李琦的第二代弟子,如今“李琦换药室”的护士长。她说,李琦特殊的换药手法,能够使一般的伤口窦道愈合,避免再做手术。这些技巧源自李琦工作时期的经验,也源自于她退休后和学生们的共同研究,至今仍在不断精进。

  这个梦想源自于她还是一名小护士时的认知:一个昏迷的男孩在她的及时干预下,避免了死亡。当时,她这个曾对做护士百般不情愿的小姑娘,突然理解了自己的职业:“护士是病人生命的守护人。”

  2014年,李琦花了半年时间,将自己近40年的伤口护理经验一个字一个字写在纸上,再由她儿子录入电脑之中。

77岁的李琦仍坚持为病人换药 /晨报记者 张益维77岁的李琦仍坚持为病人换药 /晨报记者 张益维

  李琦将自己的生活,总结为“圆我的仁爱之梦”。在那本尚未出版的回忆录中,她写到“我从年轻时起,就决心我这一生要圆一个大大的仁爱之梦。我用了几十年时间,用我毕生的经历,用我实际行动,努力地、勤勤恳恳地编织着我的理想之梦。”

  中午12点,换药室内的工作已持续了4个小时,换药室内的年轻护士们开始轮换休息,小声讨论着最近热播的新剧《急诊室医生》。连续工作了4个小时的李琦,也直起了腰,摘下了自己的口罩。上了年纪后,这样高强度的工作,她每次只能做半天,每周做两次。

  药物的创新占据了李琦退休后的大部分精力,直至退休后的第5年,立奇膏才初具雏形,退休后的第12年,立奇膏被授予发明专利。退休第15年,“立奇膏”获得了第24届上海市科技优秀发明奖铜奖。

  [记者手记]

  退休后的日子,这位“南丁格尔奖”获得者依然还在绽放,工作在为患者换药的第一线。

  采访过程中,一个患者这样评价李琦:“我们在二十几岁的时候已经羞于谈及理想,任凭自己随波逐流,但是,她到了77岁,却仍然在做自己。”

  “这些事情只惠泽八方数码专营店能退休后做,退休前我每天工作,没有时间,也没有足够的经验。”李琦说,比如伤口外敷药,一直存在着进口药物价格高昂,消费者难以承受,而其他外敷药效用不明显的情况。

  2003年,63岁的李琦凭借卓越的伤口护理技术,获得了护士最高荣誉“南丁格尔奖”。

  换药室门外,各种慢性伤口的病人在耐心等候着,他们轻轻交流着伤口愈合的情况,时不时分享着几句“李琦换药室”的传奇。

  “每个段落都尽量配了实例插图,每段都不太长。插图是学生帮忙拍的。”这本书主要被李琦用来免费送给来进修的学生、青年护士,“我希望她们能够传承、开拓、创新,为患者服务”。

  “进口敷料换一次就100多元,病人都是退休的老人,每天换药,他们根本承担不了。”退休后,李琦即开始探索,如何用安全有效的中药油膏,解决这一困境。

  李琦在门诊换药的时间,更多时候成为了教学时光,从各地来的进修护士将她团团围住,她一边处理病人的慢性伤口,一边对年轻护士们重复着:“病人是最苦的,我们也会老的,要体谅。”

  传 奇

  在三十几岁的年轻人已经自称“油腻”的今天,头发花白的李琦谈起自己的“仁爱之梦”时,眼睛里依然闪着光。

  42年的时光,令这间换药室里处处留下了她的痕迹。换药室以她的名字命名,护士们处理伤口的手势,和她如出一辙。治疗台上摆着她研发的外用药“立奇膏”,那是病人口口相传的法宝。她的弟子,已经在这间换药室内延续到第四代。

  熟悉她的人打趣:“别人参加活动表演唱歌跳舞,你大概要表演换药。”

  尽管退休后坐镇换药室20年,她却没有因为自己的专家身份向患者多收过一分钱。

  “我要工作,没时间的。”李琦说,因为嫌弃手机打扰她工作,她至今没配备手机,别人想联系她,只能揣摩她可能在家的时间,打她家里的座机。

  她依然像42年前的那个年轻姑娘一样,早上7点左右到换药室,穿好白大褂,戴上帽子、口罩和手套,坐在低矮无靠背的圆凳上,低着头,聚精会神地盯着病人的伤口,一盯就是大半天。

  按照原有的计划,李琦第二天本应去参加一场工会为退休劳模组织的活动,这是李琦鲜有会参加的活动之一。然而,半天高强度的工作后,她不高兴去了。

  “我老了,再努力创新已力不从心,好在我已努力将这些伤口护理的新技巧和新方法传授给了学生。”在尚未出版的回忆录中,李琦这样写道。

  77岁的李琦,给患者换药时的样子,很像外婆在抚慰受伤的孩子。

  “外面医院换不好的伤口,李琦老师拿着探针,一针下去就发现了伤口下面隐藏的窦道,如果没有她,任伤口发展,我的腿可能就要截肢了。”一名年轻的女孩感慨。

  晨报记者 张益维

  如今,李琦年近八十、荣誉等身,却还在换药室里低头忙碌,常令患者们感到庆幸而又不可思议。

惠泽泽八八方方数数码码惠泽泽八八方方数数码码惠泽泽八八方方数数码


文章地址:http://www.findhotmarkets.com/c20171113dhotmynsait7660905.html

星港学校

地址:苏州工业园区飘逸路9号|联系电话:+86 0512 67607288
版权所有:永嘉县第三职业学校 Copyright 2010-2016 www.findhotmarkets.com All Rights Reserved